金钟大个人站

qq个性签名  qq伤感签名  qq情侣签名  qq搞笑签名  非主流签名 

您现在所的位置: 首页 - 非主流 - 非主流意境 - 正文

离婚“被负债”,全国百余人结盟维权正文

类别:非主流意境 | 点击: | 日期:2019-05-09

(原标题:离婚被负债”,全国余人结盟维权

  

  据报道,一个自称“反24条联盟”的群体开始聚集,他们包括来自湖南、江苏、浙江的100多人,其中89%为女性,共同点是认为自己基于婚姻关系“被负债”。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以下简称“24条”)自2004年4月1日施行以来,过去的12年里,法律学界和业界对确定夫妻共同债务的第24条一直有争议。多位司法界人士认为,聚焦在“24条”上的问题实际反映了婚姻关系和市场交易的冲突,尽管法条很好地保护了债权人的利益,却可能忽视了夫妻另一方的利益。
一场离婚“被负债”337万元
  今年40岁的陈玲,依旧单身一人,在长沙某国企上班。因丈夫刘正婚内出轨,两人婚姻亮起红灯。2012年7月,法院判决陈玲和刘正离婚,个人所有财产归各自所有,个人经手债务归各自处理,同时法院还查明,这对夫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无共同财产,无共同债权债务。
  然而,在离婚前夕,却有八起案件在长沙市两家基层法院起诉陈玲,要求她承担刘正离婚前半年所借的八笔共计337万元的“债务”。
  八个案子一审全部判陈玲共同偿还,甚至在2013年,她的工资和房子全部被冻结,只留了一千块的生活费。
  “最开始,八个案子全部按‘24条’,判我共同偿还前夫的债务,有的案子银行转账流水都没有!”陈玲说。此后,陈玲开始走上了维权之路。三年来,她跑了无数次法院,身上的八个案子经历了一审、二审、再审、发回重审。“今年6月,其中有一个案子已经改判。”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三款(注:第三款是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财产和债务的约定)规定情形的除外。
“被负债者”建反“24条”联盟
  反“24条”联盟是指反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被负债”群体。
  “被负债者”叶薇认识陈玲前,其前夫告诉她有9个亿的债,想离婚就要先还4.5个亿。“我当时想自己再怎么拼搏,哪怕再活10辈子也还不上。”觉得不被人理解的她,那时一度患上了抑郁症。
  “我们鼓励她们成立了一个互助的妇女组织。”湖南省妇联权益部副部长邱梦丹说,在跑了不少案子后,陈玲已很有经验了,“我们把很多当事人介绍给她,这样她们就可以抱团取暖。”
  事实上,这个“联盟”不仅仅是在湖南,如今成员已经覆盖23个省市自治区,以湖南人最多,其次是江苏、福建、浙江。她们最开始通过QQ群联系,2013年“转战”微信群,目前微信群有一百多人,除了“24条”被负债者,里面还有部分律师提供法律咨询。
  微博上有一篇名为《婚姻有风险,领证需谨慎》的文章曾引起广泛关注。今年5月26日,福建人兰瑾在新浪微博上发文《结婚有风险,领证需谨慎》,获得了600多万次的点击量,也吸引了不少人加入这个群体。结婚才一年多,2015年春节过后,孩子刚满6个月的她成为了单亲妈妈,前夫给她留下一百多万的债务。
  反“24条”联盟是个松散群体,新人大多是通过微博找来。这个联盟群中成员的想法各不相同,有人为推动“24条”废除的,有为个人案子维权的,有些顾虑到个人隐私不愿公开维权,也有人维权成功后退出了群。
司法界争议“24条”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司法厅副厅长傅莉娟,第三次就《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提交了修改建议:最高法应充分考虑和应用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例外情形,合理分配相关举证责任并注意举证责任的转换问题。
  曾在湖南省妇联工作过的她,很早就接触到“24条”的维权者。今年3月8日,傅莉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以湖南为例,2013年、2014年、2015年三年间,湖南省地区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借款纠纷案件,从1407个上升到3751个。”
  自2004年4月1日施行以来,司法界对“24条”的观点不尽一致,有觉得其理论上没有任何问题的,也有认为其司法实践中存在问题的。
  争议聚焦在债务关系“举证难”上。从记者走访的多个案例当事人来看,实践中很少有债务双方在合同上明确约定为一方借款;此外在诉讼中,许多法院绕开“24条”中的“例外条款”,未让债务关系人举证,因债务关系人配偶的身份,举证债务未用于家事用途也很困难,而且她们很难申请到法院调查令。
  今年3月3日,最高法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债权债务关系存在和合法性的举证证明责任在债权人。“妇女们一定要清楚,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将举证证明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不过,在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看来,“24条”基本上没有问题,夫妻一方借的应该推定为双方一起借的。但他同时认为,“‘24条’确实当时不完善,它里面有些具体问题,但不是司法解释本身的问题。”
  “为什么‘24条’不合理?因为债权人完全可以要求夫妻两个人签字!”长沙市天心区法院院长马贤兴接受采访时表示:“24条”没有要求借贷时夫妻两方签字,让婚姻另一方来承担这种风险,容易造成夫妻一方和债权人恶意串通。

  “这本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法律或司法解释作特别规定。‘24条’只讲债权保护,不讲债权规范,容易为虚假债权、恶意债权开方便之门。”马贤兴说。
  “‘24条’的问题实际上是,婚姻关系和市场交易的冲突,它和我们整个《婚姻法》的财产制度不健全有关。”中华女子学院党委书记、中国婚姻家庭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李明舜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4条’会加大婚姻的不安全性。”
  (据澎湃新闻)

(原标题:离婚“被负债”,全国百余人结盟维权)

netease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网友评论     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
主页小编 :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请大家把(主页)告诉给你的朋友哦!
匿名评论
Copyright © 2013-2019 HHYYWZ.金钟大个人站 版权所有